上海旅游网 > 国内旅游 > 陕西 > 旅游游记

烟花四月下长安

烟花四月下长安
烟花四月下长安
烟花四月下长安
烟花四月下长安
出发地:北京
目的地: 西安
入库时间:2016-07-29 08:41
游记浏览:35
旅行天数:3
游览景点:[""]
出发时间:2012-06-10
旅游简介:烟花四月下长安烟花四月下长安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然而自从来到北方,每年清明灿烂的阳光都让我忘记了这般凄美的诗句,于是,在又一个烟花灿烂的四月,我们一行随着“哐哐哐”的车轮声,来到了让我魂牵...
旅行花费:2
游览月份:4
游记目录:
旅行游记

1 烟花四月下长安

烟花四月下长安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然而自从来到北方,每年清明灿烂的阳光都让我忘记了这般凄美的诗句,于是,在又一个烟花灿烂的四月,我们一行随着“哐哐哐”的车轮声,来到了让我魂牵梦萦的长安。

 

(一)

对于火车,残存在我记忆中是拥挤的车厢,绿油油的外壳,亲切地被成为“小绿皮”,还有那“哐嘡哐嘡”的车辙声。对于它的认识,是那么的肤浅又不真实,相比于飞机在空中行走于云之巅,火车更能让我们亲近大地,感受从地面上慢慢升腾的那份希望。

夜晚出发的火车,朦胧的夜色依旧掩盖不了我的欣喜,躺在几乎不能坐起的上铺,望着只手可触的天花板,听着火车独有的“哒哒”声。毫无意外的失眠,狭小的空间,时而旋转带来的眩晕感,还有窗外常常照来的狭长的灯光。听着车厢里人们匀长的呼吸,心里对于所到之处的激动随着离长安越来越短的路程而增长着,天微亮的时刻,姗姗来迟的睡意,给了我一次对天亮说晚安的机会。

再次醒来,列车已经到了长安境内了。窗外依旧嶙峋的铁轨,偶尔碰见一辆咔嚓咔嚓而过的电车,火车的速度开始变得缓慢,一片片的绿色闯进了我的眼中,悠悠地,竟让人联想到了“阡陌交通”的句子。

随着人流下了火车,深深呼吸着属于西安清晨阳光中微带凛冽的空气,冷冷的气息一下子让人清醒,更是瞬时给了我真实感——我已经真正地站到了这片土地上。

火车站门口的大城墙无疑是西安送给我们的第一份大礼,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以及繁华的商业街丝毫没有减损它任何的古都气息,似乎这座城墙绵延无际,深深地蔓延到我们望不见的远方。

西安的阳光很热烈,比起北京更让人有临近夏天的炙热感。想要了解一座城市,一定要尝试它的公交。坐在公车上望着窗外各色的商业街,无一例外地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翘起的檐角,对称的设计,好像将故宫搬到了西安,或者说是西安整个城市演绎了故宫。看着地图,西安这座四四方方的城市,一条条的道路好似借用了尺规,让我这个没有丝毫方向感的人也找到了头绪。




(二)

我们第一站是大雁塔,只从诗句中听闻的大雁塔“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登临出世界,磴道盘虚空。突兀压神州,峥嵘如鬼工。四角碍白日,七层摩苍穹”。而我们站在远处,慢慢走近这座气势恢宏的塔楼时,竟让我感受到了“遗世独立”的傲然风骨。走近大慈恩寺,绕过充斥着香火的大雄宝殿,我们直达大雁塔,又顺着塔门口牌子上的标语“饶塔一圈平安一生”顺着整个大雁塔缓缓绕行。听说大雁塔底也是有地宫的,当年玄奘取经归来的宝藏可能藏在这地宫内,如果真的存在,我却希望让它一直埋葬在这里便好,至少不会失去。塔内远远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宽敞,四条甬道的尽头便能观看塔外的风景。盘旋在塔中央蜿蜒的楼梯,伴随着萦绕在耳边的诵经声,心情不再似骄阳般燥热,安安静静地欣赏这古人留下的灿烂。朱红色的楼梯,狭窄得只容得下一个人,我们拾级而上,楼层变得越来越狭窄,每一层的中心都有着各种展览品,唯独四层空空如也。来到塔顶,并没有我期望的孤独执着的守塔者在一遍一遍地扫地,只是拥挤着的人们在争前恐后地合影。在甬道的尽头看着整个西安,感受这它的古老与现代,这个城市竟是如此神奇,能将两者结合得如此完美无暇。

 

 


 

 

第二站是华清池。对于四大美人,我们只能从诗句中暗暗想象着她们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对于爱情,玄宗和杨玉环的故事为万人传诵,那一份无可奈何的凄美,光凭着诗句,都能生生落下泪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在华清池的每一步中,都能感受到,杨玉环作为一个妃子,所受的宠爱,光光那诗句——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也不过是千分之一。初入华清池,我竟以为是到了江南小院,小桥流水,杨柳翩翩,整一副“烟花三月”之景。碧绿的湖水倒映着整座骊山,远望骊山最高处那“烽火戏诸侯”的烽火台,感叹着美人一笑,价值千金。往里走便能看到那著名的五座汤池了,“海棠汤”就是听闻已久的“贵妃池”了,能和天子一样拥有一座汤池的妃子在当时等级如此分明的年代受宠程度可想而知了。她会用海棠花瓣泡澡,大概是第一个创造了香熏沐浴的人吧,能歌善舞又冰雪聪明的美人,怪不得如此受宠。漫步在华清宫中,感受着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感觉,幻想着当时浪漫多情的两人一起在梨园中唱戏舞蹈,享受着温泉冲在手上细腻的触觉,这样的生活,天子也是受不了诱惑的。

 

 

 


 

 

 

   对于兵马俑,我一直是一个对于车马战争并没有多大兴趣的人,所以之前对于兵马俑的认识也不过泛泛。待真正来到这里,才能感受到那般的气势恢宏。站在一号坑的围栏边上往下看,并不是我想象中那么整齐如一的兵马阵,基本上没有一个是完整的,可以说是“缺胳膊断腿”的残缺品,甚至大部分是没有复原的残碎品,东歪西倒的堆在一边,然而就是这样的兵马俑,却更让人肃然起敬——扑面而来的那份属于战争的严肃以及紧迫感——一直通过书中了解当时中国的强盛,却发现文字只能描述那千万分之一,站在兵马俑面前,那份对于古人的敬意,以及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自豪油然而生。对于战争的布局,我虽无法明白其蕴含的博大精深,也能从这几个布局精准的兵马俑坑中感受到那份战场上舍我其谁的王者霸气。

 

 


 

最后走过的就是那绵延万里,牢不可摧的城墙了。现在的城墙已经成为了旅游景点,却依旧保存着作为抵御外敌的那份凛冽的气息。未登上城墙之前,我们游走在书院门后那条充斥着文房四宝的小街,看着周围商铺陆陆续续地打开门,摆出那些拥有着西安特色的小物件,还有遇上一个自顾自念着古诗句的老人,颇有一份“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态度。绕过这清晨并不怎么热闹的小街,我们进入城墙,“永宁门”三个大字刻在城门上,城内战鼓声声,身穿铠甲的表演者献上的精彩演出赢来声声喝彩。爬上城墙,那略微陡峭的阶梯和长城有异曲同工之妙。在城墙上俯瞰我们走过的街道,鳞次栉比的房屋,虽然不高大,却也气势不减。阳光下在城墙的石头上投下不规则的形状,骑着车的,放风筝的,还有像我们一样漫步的,给这座巨大的建筑带来了勃勃的生机。

 


 

(三)

在这座古老的城市中,既然带着探寻古城的心情而来,就不能让格式化的酒店宾馆打乱了计划,西安的青旅给了我们另外一个巨大的惊喜。

这个城市穿梭着那么多的背包客,人来人往,我们或许只是一面之缘,但是请尽兴。很多青旅喜欢自称驿站,这里的确像一个驿站,每天有人来,有人走,带着暗藏心底的留恋与不舍都奔赴下一个驿站。

按着地图找到了我们所预定的地方,在一条毫不起眼的小巷子内,在到达旅店门口的一刹那之前所有的遗憾都烟消云散,原来真的有“酒香不怕巷子深”。古色古香的大门,木质的桌椅,类似酒吧的柜台,还有略带昏黄的灯光,墙上贴满各国背包客留下的字句图画,让我们连着感叹“别有洞天”。六人间的房子,或者可以称作宿舍,高低铺,却不是学校那般狭窄,房间里就简单的三张床一个桌子几张椅子,却能让人没有丝毫“独在异乡”的感觉。同宿舍的有独自来走走看看的刚工作的男人,还有一对法国韩国的学生情侣,没有隔阂,用着蹩脚的英语沟通地无比欢乐。围在一起玩UNO,磕磕巴巴地将几国的规矩统一了起来,期间中文英文法文韩文日文乱飞,乱糟糟却是兴奋地无与伦比。

第一个晚上的livemusic,胖胖的歌手抱着吉他唱着我们说不出名字的英文歌,却是熟悉地旋律萦绕在耳边,周围的外国人兴奋地跟着哼唱,更甚有一位年纪稍大的不知是台湾还是香港的中年男人上去唱的“上海滩”让我们瞬间激动了起来。喝喝咖啡聊聊天,时不时跟着曲子哼上那么一小段,每个人脸上的笑容成了最无阻碍的沟通。

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无忧无虑,白天出去走走体味这座城市带来的各种惊喜,下午可以去到天台花园,看看书品品茶荡荡摇椅,晚上跟着一群回来的旅人们享受每天都不同的聚会。这样的生活,让我们流连忘返,竟生出了要去改签回程车票的念头,只为在这里多住几日。

最后一天的晚上和同一个宿舍的人们一起吃的饭,简单的麻辣烫,胖胖的老板带给我们无数的欢乐,依旧蹩脚的英语却是沟通得无比开心,最后一张照片定格了两日的相聚,然后各自走向下一个目的地,遗憾地想象着以后是否还会再见。




(四)

西安之前,“吃”已经作为一个日程被我们提上了形成。西安的各色小吃闻名四方,而我们也是平均一天一次地冲向回民街,做一个忠实的“吃客”。不管是甜而不腻的镜糕,香香糯懦的桂花糕,还是念想依旧的羊肉泡馍,闻名四方的贾三灌汤包,我们打着“宁可撑死,不可少吃一个”的招牌,一个个地品尝过去,颇有皇帝品尝各地贡品的风范——不过人家是一样一口,我们是碗碗见底,不剩丝毫。

在回民街上,我们听到的大部分都是带着陕西口音的普通话,特殊的语调,不会难懂却也有一番风味,感受着这里的风俗民情,享受着这里的美味小吃,这样的西安,如何能够让人不喜欢!




 

(五)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有太多的遗憾,太多的地方没有去,太多的人们没有来得及认识,太多的感受没有体会……好像就是一瞬间,三天就这么过去了,我们都没有来得及体会这三天到底干了什么,时间就那么匆匆而过丝毫不给我们一丝留念。

对客栈说再见,对舍友说goodbye,对公交说拜拜,我们又回到了那个拥挤的火车站。这三天,走得太匆忙,却也给了我们无数的怀念。留在客栈的一幅属于我们的图画,无一例外地写下了“北京&西安”,渴望着再次见面,却又不知该是哪年哪月。

听着公车售票员说的一句“很多地方,我们这一辈子都只会去这么一次”,这句话老人们信了,我们依旧用青春做着资本,告诉着世界我们不信,我们一定会再来,可是这一句再来,说得轻巧,更待来日。

 

文笔欠缺,谨以此文纪念我2012.4.3——2012.4.6的西安之行。